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欢迎光临中国项目工程咨询网!

详细分析我国网约车监管政策及发展前景

日期:2020-08-30 08:31:40   来源:中国项目工程咨询网   浏览:
   花小猪打车遭多地叫停,近日,一款被称为拼多多版滴滴,打着“全网最低价”旗号的网约车软件“花小猪打车”,逐渐渗透入广州、北京等一线城市人群的微信群、朋友圈,在抖音、微博等多个流量平台上亦随处可见其踪迹。该打车平台主打“一口价”模式,“便宜”是其最大的标签。消费者乐见“花小猪打车”带来的大额补贴和优惠价格,争相“薅羊毛”;亦有不少私家车人群基于其对司机端较低的准入门槛,重新开起网约车“赚外快”。但因为对网约车司机门槛不严,很快被多地叫停

  有滴滴做背书,再凭借裂变营销,花小猪快速在二三线城市打开市场。但是在体量膨胀之下,花小猪因涉嫌违规被叫停。而且被叫停一事并不是个例,反而是在多个城市上演。7月13日,花小猪因企业经营资质以及前期活动涉嫌违规宣传等问题,被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与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约谈;8月初,花小猪直接在深圳被全面叫停;8月18日,青岛市交通运输局官方微博发文称,花小猪未在青岛市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根据相规定将给予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简单来说,花小猪看似发展极快,但背后却是未在多个城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此外,花小猪为了实现快速扩张,还涉嫌故意不把控驾驶员的从业资格、背景情况审核把关等。比如在招募司机的材料里,花小猪并没有强调司机必须有双证——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证。媒体借此询问花小猪客服时,对方表示“目前平台没有强制要求”。看来,花小猪的确存在违规现象。为了抢占市场,花小猪回避经营许可的办理,且刻意压低司机的准入门槛。在网约车的监管愈发严苛的当下,显然是不被允许的。

  网约车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构建服务平台,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提供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经营活动。

  网约车发展历程

  2018年网约车增速全面放缓,标志着行业从扩张时期逐步迈入理性发展阶段。2018年滴滴顺风车因安全问题下架以及网约车合规化进程的推进等因素的影响,网约车运力呈现收缩态势。截止2019年7月超过250个城市出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超过50%的城市对网约车的轴距、价格、车龄提出要求,超过70%的城市对驾驶员的户籍、年龄提出了要求,各地较高的准入门槛进一步减少了网约车运力。随着新业态出行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合规化进程进一步推进,共享出行行业规模增速将有所放缓。

  多年来,中国的网约车市场快速拓展,网约车已经逐步成为人们日常出行的主要选择之一。我国个人互联网应用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网上预约专车/快车用户规模增速最高。截至2018年末,中国网约专车/快车的用户规模为3.33亿人,增长速度达到40.2%,网约出租车用户规模为3.30亿人,同比增长39.8%。2018年中国网约车市场也开始逐渐步入正轨,并进入了优胜劣汰的阶段。而随着市场的不断规范,网约车市场也将不断扩大。

  2018年网约车在一线城市渗透率超过80%,在三线以下城市渗透率在57%左右,而共享汽车在一线城市渗透率仅为42.1%,网约车和共享汽车行业在未来仍有较大增长空间。此外,2018年以来,长城、上汽等传统车企和高德、携程等资本纷纷入局共享出行行业,为市场注入新活力。一汽、东风、长安等车企联合苏宁、阿里、腾讯打造T3出行,提供网约车及汽车租赁服务,美团、高德、滴滴纷纷打造聚合平台提高市场份额,网约车市场格局将呈现新的变化。

  中国网约车规模发展前景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3.62亿。

  虽然疫情期间订单量有所减少,但是目前正在逐步回升中,预计订单量有望回复到往日水平。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全国共发放网约车运输证95万余张、网约车驾驶员证208万余张。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网约车平台瞄准多元化的出行场景,不断寻求“新抓手”“新增量”,以提升用户的出行体验。

  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约车新就业形态发展报告》显示,网约车新业态已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带动大量劳动力投入其中。与传统就业方式不同,网约车等新就业形态更具灵活性和自主性,对增加就业机会、帮扶困难群体就业作用明显,是实现稳就业工作的重要载体。

  例如,滴滴平台日前将拼车业务升级为独立品牌“青菜拼车”,并推出定位年轻用户市场的新业务“花小猪”,还启动本地生活服务,包括跑腿业务、同城货运、旅行服务等;首汽约车也推出“场景会员”体系,通过餐饮、购物、教育、酒店等出行场景连接用户需求;曹操出行上线代驾业务、金融服务,涉足包括外卖配送在内的各类同城即时配送业务,还为用户提供租车服务;哈啰出行也上线哈啰快送,主打中短距离即时配送。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滴滴宣布将投入2亿专项资金,推出“橙意”促就业计划,帮助更多人群通过平台实现灵活就业。这些人群包括受疫情影响人群、摩擦失业人群、失业再就业人群、贫困家庭成员以及出行行业从业者等。

  疫情之下,外界一度出现唱衰曲调,认为网约车市场已经触及天花板。对此,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认为,疫情对网约车的影响只是暂时的,出行需求始终存在。网约车还远未到达天花板,更多的是进入存量市场竞争。


回到顶部




北京国宇祥
上一篇:详细分析我国避孕药行业“十四五”企业投资战略规划研究
下一篇:详细分析我国数字货币行业现状与发展前景分析